用真情做好商事调解

刘惟杰

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调解中心案件管理处副处长

 

中国的调解,曾被西方国家誉为“东方经验”。近三十年来,商事调解在西方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无论从立法上,还是实践中都已得心应手,蔚然成风,获得长足的发展。反观我国,在这方面则略显不足。所以当务之急就是从几千年厚重的文化中汲取营养,寻找原动力,以振兴我国的商事调解事业。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天人合一,注重和谐共存。所谓“合三教于一体,蔼一团之和气”,不鼓励人们争执不已,解决争议以求同存异,在当事人自觉自愿基础上达成和解为最佳选择。正因如此,调解成为解决纠纷的一种非常好的争议解决方式,历经千年而不衰,积累了丰富的实战技能和经验。

一、古代刑杀案件中的“道”与“情”

按照中国的传统,解决争议不忘一个“和”字,处理事情包括化解争端离不开一个“情”字,这体现了中国人的成熟与智慧。历史上这方面的例子是很多的:

据《左传》、《孔子家语》记载,有一次卫国发生内乱,孔子的弟子高柴子羔当时在卫国为官,为躲避祸患,赶快逃出城门。当高柴逃到城门口,见严守的兵士将出城人车全数挡回,高柴叫苦,正这个时候,一个守门士兵拉住他,告知某处城墙有缺口可逃,高柴作为孔门弟子,严格遵守礼制,因此说:“君子不逾。”士兵又指点某处有洞口可钻,高柴摇头:“君子不隧。”最后这个士兵为他找了一间小屋。这样高柴逃过追杀,最终脱险。

过后高柴问那个守门士兵:“你怎么会认得我?”士兵答:“小人曾因犯法,被大人砍去一脚,所以认得大人。”高柴很吃惊:“今日危急,你正可报复于我,为何反来帮我?”守门士兵道:“当初我见大人审理我的案子时,反复斟酌,想让我受轻一点的处罚。最后不得不判我时,我看到大人神色不忍而痛心,我知道大人是仁爱君子。我岂敢报怨?”

高柴逃回鲁国,孔子听说这事后,充分肯定地说:“善哉!为吏其用法一也,思仁恕则树德,加严暴则树怨。公以行之,其子羔乎!”

另一个事例是:

北宋欧阳修少孤,在他后来为其父写的墓志铭《泷冈阡表》中,记载了他母亲给他讲述的其父判案的故事,其中记载:

“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屡废而叹。吾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求而有得邪,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

大意是说:你父亲做官时,曾经夜里点着蜡烛看案卷,多次停下来叹息。我问他为什么事叹息,他说:“这是一个该判死刑的案子,我想为犯人寻找一条活路却找不到”。我问他:“活路可以找得出来吗?”他说:“我为他寻找活路而寻找不到,那么被判死刑的人和我都会没有遗憾,何况有时候能寻找到活路呢?正由于有可能找到活路,那么知道没有人为自己寻找活路而死的人就会有遗恨。总为死刑的人寻求活路,还往往会失误而错杀,何况世上有些人常常要把犯人置于死地呢。”

在对于案件中死刑本身存留有不同意见,也即对判处死刑有争议时,尽量选择存。这也是古代处理案件的一般原则。因为人死不能复生。体现的对生命的最大程度的尊敬,对杀生之慎之又慎。背后是对人的深厚感情。上述记载就说明了这一点。要用仁厚之情处理案件,对亲人一样,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犯人报以最大的同情。

还有一点,大家一般都知道,传统中国执行死刑都是在秋天,即秋决。而避开生命生长、收藏的春夏冬季,顺生生之道而不敢逆万物生长之情。而且情不是仅仅限于人之间的人情,而是通于其他生物。

上述两例都是涉及刑杀的案件,而其中尤其体现了对生命的高度尊敬。其实民事商事案件其理也同。

 

二、“道始于情”用真情做好调解

郭店楚简出土的儒家经典《性自命出》中讲到:“道始于情,情合于性,礼作于情。”“凡声。其出于情也信,然后其入拔人之情也厚。”“凡至乐必悲,哭也悲,皆至其情也。”“信,情之方也,情出于性。 “用情之至者,哀乐为甚。”

从我们可以感知“道”的存在来说,应该是始于我们的生命之初。而我们的生命则始于阴阳和合之情,小儿顺情而生后一般也是依道而长,天真烂漫。所以说“道始于情”。

“情合于性、情出于性。”是说情是最符合人的天性。情是人天性的最自然的反应。

礼作于情”是说礼乐制度的建立都是从顺乎人情的角度出发而制定的,在这方面几乎很难有伪,因为有悖于情的礼乐首先立即就会让人的身体感到难受,神经处于极不舒服的状态。更不用说再行动了。

“凡人,情可悦者也。苟以其情,虽过不恶;不以其情,虽难不贵。苟有其情,虽未之为,斯人信之矣。未言而信,有美有情者也。”

人类的交往都是建立在的基础上,只要有情,自然就会使人们乐于接受;然后“待悦而后行”,即快乐自觉地去做。只要以为基础,即使有所失误,也会得到人们的谅解,从而得到改正改善的机会。因为有情使人们心心相通无碍,谅解他人同时也等于谅解自己,宽容他人也同时是宽容自己。反过来,如果不是以为基础,即便成就了多么了不起的事业,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人们也不会觉得如何可贵。因为总给人感觉冷冰冰的,离自己很远,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不是自己的事情。

论语子路篇曰:子曰: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是说明了作为统治者的君上带头示范的重要性。情既合乎人的本性、合乎天道。孟子也说人人皆有恻隐之心。因此每个人在有情方面起点平等。

 

人们的兴趣往往也是建立在情的基础上。几乎完全是发乎情的产物。也正因为如此,人们也往往能够全身心投入,所以一个人从事自己感兴趣的事往往最能够获得成功。

用情的成本是最低的不需要你有多少财富、名望或地位与权势。只要你有一颗热心。在情的付出方面人人平等,以至于众生平等。

用情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操作起来也是最为简便易行的。只要是发乎情出自心,对方就会立即感受到。并且会做出反应、回报。

真情的付出也是实现自我价值最容易的方式,所谓大道至简,而一般人则往往因本性的遮蔽,宁愿舍近求远。

以调解方式解决争议中用情的好处易使人接受。一下子就拉近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的沟通乃至解决争议就比较容易了。

以情播下的种子,必然会开出有情之花,结出有情之果。虽然未必会是在同时同地。其次会感染他人,他人也起而效行,“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形成正反馈,互相激荡,达成一个情意绵绵的小社会。由小社会而推广至大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众心感而遂通,连成一大心,争议应该比较少,纵然争议起也不难解决。

学会用情使自己感到幸福,记得爱默生好像说过“一个人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使自己幸福。” 在这样温情脉脉的社会里,每个人必然是感觉最为幸福的。调解人的作用就是以真挚的感情带头示范,提醒、鼓励、协助当事人自己自主解决争议。

 

先贤说:“天地之大德曰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泰西文明认为上帝创造世界万物。我们不妨也可以说:物生于情,情生万物。让我们化作一片情去体察、拥抱、改进这个社会。用真情去解决一切纷争,创造一个多情多彩的世界。

(转自商事法律服务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