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公司与中国公司产品质量争议之调解

    主题:印、中两公司是有多次合作的贸易伙伴,但因2010年一批LED节能灯质量问题纠纷导致面临合作破裂的可能。经调解中心居间公正斡旋,双方友好协商,达成和解,巩固了合作战线。
    案由:LED节能灯质量问题
    申请人:印度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印方”)
    被申请人:深圳某光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方”)

                                              案情
    印、中两公司是有多次合作的贸易伙伴。印方经过寄给客户从中方订购的样板和试购的LED节能灯并取得色测认可后,于2010年6月25日与中方签订一份6000米规格为“RRFT1000-30WH”的LED节能灯订单,货物价值为37200美元。双方约定7月13日发送1000米、7月23日发送2000米、7月29日发送3000米,三部分LED节能灯全部由印方客户直接接收。
    2010年7月23日起,印方开始接到客户投诉,称LED节能灯的光线暗淡,一些条形照明灯不具备节能功能,到9月13日,便收回100米有问题的LED节能灯,立刻让故障分析师ER.JAL PRAKASH 与中方就LED节能灯质量问题进行磋商,同时用三种不同的牌子按照中方给予的功率进行检测,结果证明这批LED灯的确如客户所讲,存在光衰现象。
    印方按照客户的要求更换所有已安装的LED灯,从另外一家公司订购了相同的LED灯,在相同的条件和功率供应下运转正常,但由于项目竣工日期推迟,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共计58032美元。因为在产品保修期内(12个月),印方把LED灯的安装、连接、凹圆的照片送去中方,并要求其派工程服务员到工地提供技术支持。
    此后,印方要求中方承担印方所有的损失58032美元,中方回复:当收到印方对LED灯的投诉之后,立即要求其将拍摄的现场照片发送过来,但印方一直不予配合,拍摄的照片始终不是他们所需的照片,并且寄回的电源全部损坏,很难判断LED灯问题之所在,故使用自己公司的电源进行测试,测试结果表明LED灯正常运转,不存在光衰现象,推断对方使用的电源质量不达标,导致LED灯出现问题。
    印方收悉后,坚持称使用的电源不存在问题,并说他们采用质量非常高的电源在室内进行测试,结果证实的确是LED灯有质量问题,将测试结果告知中方,附图测试照片。
    针对印方的说法,中方认为印方的LED灯测试,只是做了简单的拍照,并没有提出相关数据,并要求印方提供现场安装的照片。直至约6个月后,印方才提供现场安装照片,公司工程人员仔细观察,发现印方的LED灯安装方式存在重大问题:将两条LED灯紧密并排捆绑一起,严重影响散热,导致灯光迅速衰减.故中方速组织安排工程人员做对比试验,并将实验测试结果告知印方。结果表明:紧密排列的LED灯由于不能及时散热,出现印方投诉的情况——光衰,而正常安装的LED灯则没有出现光衰,确定是由于印方客户不正当的安装方式导致LED灯出现问题,亦不排除使用不合格的电源加剧光衰的出现。
    中方补充承认自身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在销售时没有告知客户LED灯的正确安装方式,存在一定的责任,但不是主要责任,愿意对印方进行适当的赔偿,提出赔偿货物价值30%的方案,但遭到印方的拒绝,要求中方赔偿货物的价值、运输费用、关税以及相关费用总额的80%,而中方认为是十分不合理,商谈破裂。为此,双方发生争议,印方将中方投诉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广州分会。经过协商努力,中方最终提出赔偿货物价值55%的方案,但遭到印方的否决。最后,印方称中方若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将要求印度政府把中方列入黑名单,以此要挟,调解无疾而终。
    此时,印方明白在短期内难以实现自己的目的,何况采取诉讼的方式,有败诉的可能,那时,不但难以得到赔偿,还将支付律师费、诉讼费及相关费用。经印度领事馆的介绍,在中方同意的情况下,印方向深圳调解中心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印方的请求:
    1.中方承担印方因购买此批LED所造成的所有损失58032美元。
    中方的请求:
    1. 印方提供LED质量问题的权威检测证明;
    2.坚决不承担关税、运输、安装、人工等中方无法预测的费用和损失
    3、对已安装LED灯损坏,按各自责任大小承担相应的责任。

    调解员认为:查清LED灯问题所在是关键,分清双方责任是基础,促使和解双赢是目的。为此,调解员在充分听取印、中双方的陈述、答疑、质证的基础上,同时对双方的以往合作状况进行了解后,就双方矛盾的焦点提出如下意见:
    1.虽然印、中双方都对LED灯做过测试,但均不认可对方的测试结果,都不具有权威性,对LED灯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均有责任。
    2.对LED灯安装方式正确与否,双方均无法对并排安装LED灯是否影响散热以及影响大小进行证明,但中方在印方安装前没有履行详尽说明义务,确认中方存在明显的责任。
    3.对于要求中方派技术人员前往印度进行实地检测,因中方对邮件理解有误,并认为该司工程人员欠缺英语专业技术知识且办理护照困难等,不具有实际意义。
    4.双方的主要争议存在于赔偿数额的大小,如不能达成一致意见,不可避免进入诉讼程序,这是否双方乐意见到的?
    在印、中方双方对上述问题有了充分认识的基础上,调解员为双方算了一个成本帐:
    1.对所发生的争议如走相关司法途径,将花费更大的时间、精力,一切将从新开始,故时间成本较大,亦可能长时间无法分清双方责任,难以判断输赢,诉讼成本大。
    2. 双方由于长时间无法提供相关证据,实现司法途径,亦要相关证据支持,而庭审是不承认传闻证据和主观证据的,那么则要进行证据固定,这必将导致大量的费用支出,故举证难度较大。
    3. 双方本是已有多次合作的重要贸易伙伴,且本次合同中并非所有的货物均出现质量问题,双方仍有合作前景,若因此次部分产品质量纠纷,导致双方合作断裂,关系成本牺牲巨大。
    4.中方有可能因此次纠纷被印方申请印度政府或相关部门列入该国黑名单,由此造成丧失整个印度的LED市场可能。

                                            调解结果
    印、中双方经友好协商,达成如下《调解协议》:
    1. 中方一次性赔偿甲方货物价值的60%,即22320美元,于本协议签订以后七个工作日内直接汇入印方指定的账户;
    2. 中方在与印方的此协议以后的每一次交易中通过商业安排给予印方该次合同交易价值的10%额外折扣,作为对印方本次合同纠纷的补偿,累计价值金额为2680美元;
    3.印方保证不因此合同纠纷要求印度政府及相关部门将中方列入黑名单;
    4. 调解费用1000元人民币由印方向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深圳调解中心支付;
    5. 此协议一份三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调解中心保留一份,经双方签字或按捺指印后生效,如需司法确认可由调解中心提交深圳市有相应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进行确认。
现双方已按照《调解协议书》履行相应的责任。

                                              评析
    该长达一年之久的产品质量纠纷之所以得到妥善解决,归功于调解人员能够针对本案争议的焦点,不急于促和,能够全心听取各方陈述意见,全面掌握案件客观事实,引导双方分析原因,巧妙避开不确定话题,重点是分清双方的责任,抓住双方对证据固定以及检测报告的单方性给予双方引导,在关键的赔偿数额问题上予以耐心引导双方,同时根据掌握的专业法律知识,对双方继续争议的后果进行合理预判,并可能造成的最大风险予以昭示。最后,秉着解决纠纷的目的,站在客观的角度,提出解决方案,从而避免争议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并圆满了案结事,实现“互利共赢”。此案最终的结果真正做到了案结事了,双方当事人一年多的纠纷在调解后彻底地解决;此外本案也是在中心新设的调解室中完全按照本中心的调解程序进行调解,经当事人同意对调解全过程进行了录影录像记录,可作为本中心日后的培训教学之用;最后,本案当事人也同意向本中心交纳调解费用,并将其作为调解协议中的一款。

                                          结案后处理的思考
    此案调解结案后,根据双方当事人的申请,拟由本中心将调解协议向被申请方的住所地法院宝安区人民法院申请予以司法确认以使该协议在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时,对方当事人可以向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本中心派员向宝安区人民法院立案庭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后,将此协议进行司法确认遭遇一下困难:
   1、无法直接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调解司法确认程序的若干规定》(下称“规定”)进行司法确认。根据该规定,调解协议须是根据《人民调解法》,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的民事调解协议可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我调解中心并非人民调解委员会,属其他的社会调解组织,不能直接套用该规定。如根据该规定第十三条:“经人民法院建立的调解员名册中的调解员达成协议后,当事人申请司法确认的,参照本规定办理。”因本中心对此案的调解员并非人 民法院调解员名册中的调解员,因此也无法直接参照该规定。
   2、印方当事人已离开深圳,无法当面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因印方当事人并未预想到我中心调解的能达成协议,也并不清楚调解协议可到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因此在案件达成调解协议并签字盖章后,当事人立即离深往香港乘机返回印度,未能与中方当事人共同前往法院申请司法确认。如印方当事人坚持司法确认必须进行相关的委托,该委托须经印度当地的使领馆公证,手续繁复。即便印方当事人尚在深圳,其作为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身份亦须补充相关的公证(法院称可事后补交相关材料,该材料按要求亦须经当地中国使领馆公证)。
   因上述原因,我中心未能将调解协议直接提交人民法院进行司法确认,但法院工作人员告知该调解协议仍具有合同效力,即如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协议中有关可执行的约定,另一方直接向法院提起合同确认之诉,法院无需在认定双方当事人在原来LED买卖合同的质量问题,直接确认当事人调解协议中可执行的条款,然后由另一方当事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省却了法院在对原合同的审理的时间和成本。
   为此,我中心认为在现阶段如需申请人民法院对调解协议进行司法确认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1、因我调解中心为不属于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其他社会调解组织,不能直接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调解司法确认程序的若干规定》进行司法确认,要参照该规定,调解员必须是人民法院建立的调解员名册中的调解员;
   2、调解协议中的当事人必须共同向人民法院进行申请,否则按照法院的要求必须做好相关委托手续,如由外方当事人还必须做好法院要求相关公证手续;
   3、如能达成调解协议中一方为外方当事人,需要事先按照法院的要求做好相关资料的准备(中外文翻译)及相关资料的公证。